新竹日記2010/03/27 – 台北看展

今天上台北看兩個展,分別是梵谷和達文西展,總結是,花了很多錢,又很累,還沒有買到外套…

看梵谷展,我以為重點在看畫,結果一大堆人在那裡用手提導覽機在聽介紹
都不知道是在聽還是在看,我沒有聽導覽,把注意力集中在看畫上
原來梵谷二十七歲才開始學畫畫,不過他的思路夠好
用不同的媒材去做自己的嘗試,
同一幅畫裡面可以有粉筆,鉛筆,墨水筆,水彩,油彩,可以用不同的紙和畫
一直畫相同的題材也無所謂,他在找材料和技巧的表達能力到底可以去到那裡
最後找到自己的厚塗法,留名千古
不過他的人生也證明了一件事,社會現實得很殘酷,他的畫不賣錢,但很專心畫畫
靠兄弟接濟,有一天兄弟成家了,也有了經濟壓力,梵谷最後想不開自盡了
雖然沒有看到我喜歡的鳶尾花真跡,不過其他畫我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
不過我這種凡胎肉眼,也無所謂了

達文西就不一樣了,有很多工程實績,又做都市規劃,又設計武器,可是個大紅人
我也第一次看到原來滾珠軸承是這個樣子,原來他有做很多齒輪和起重機的研究
不過其實他的展比較不好的感覺,不知道是不是動線規劃得不好

買了一些戰利品,好累,沒事還是宅在家就好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